010-58090715

新聞詳情

首頁 > 新聞動態 > 新聞詳情

探討未來無人機戰爭五個難以解決的事實

日期:2018-09-07 資料來源:本站

無人機戰爭是近年來發展起來的一個戰爭概念。就像Model-T代表著20世紀初的全面工業化和自動化戰爭一樣,21世紀初的戰爭由那些長而灰色、有翼的、有著火柴棍般機身的無人駕駛飛機所代表。這些戰爭由先進的工業國家在遠離它們邊界的地方發起,需要一條長的後勤和供給保障鏈,在這些遠離國家的山區和山谷中進行的小規模沖突和反叛亂戰鬥中,無人機的應用能使戰爭更具有優勢。

美國稱這種戰爭爲無人機戰爭,或者甚至是“輕足迹”作戰,但在英國,它們有一個更精確的全面的稱呼:遠程戰爭。2018年6月,牛津研究小組發布的《遠程戰爭項目》報告詳細闡述了一個國家從這種作戰方式中可以爲21世紀這近20年的時間得到何種經驗教訓。

研究報告的作者是Emily Knowles和Abigail Watson,他們分別是英國遠程戰爭項目的負責人和研究員,他們在報告中提出了該項目的核心矛盾。雖然應用遠程打擊維護民族國家建設不太可能成爲英國武裝部隊未來的任務,但在可預見的未來,遠程打擊“可能是‘最有可能的英國海外軍事行動形式。”

考慮到這一點,值得特別關注的是研究作者是如何在遠程戰爭的背景下構建技術的。報告中這樣寫道:

“最後要強調的是,遠程戰爭不一定是通過遠程武器系統進行的。雖然無人機攻擊、空襲、網絡攻擊或自主武器無疑有可能增加操作人員和打擊目標之間的物理距離,但這些方式實際上可以用于支持任何類型的作戰。簡而言之,‘遠程戰爭’中的‘遠程’的含義更多的是指戰略距離而非物理距離。”

這與2018年7月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發布的報告相似,該報告包含了決策者和指導他們與無人機之間的關系的神奇思維。CNAS的報告使用無人機作爲核心,但明確地將研究對象擴展到“輕足迹”戰爭,並闡述了涉及到“輕足迹”戰爭中決策者采取行動並使用其它軍事力量時,所帶來的技術和風險的部分理解方式。

如果遠程戰爭是未來戰爭的道路,那麽從過去的錯誤中我們可以學到什麽?

作者爲決策者提出了遠程戰爭五個難以解決的事實:遠程戰爭無法做到保密、幹淨利落、低成本、爲對等沖突進行軍事優化,以及遠程戰爭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報告指出,無人機襲擊和特種部隊的戰爭意味著比傳統的軍事作戰更加不透明。這不僅意味著更少的公衆監督,還意味著更少的內部分析以確保其是否能有效地實現任務目標。只有那些直接參與作戰行動的人向決策者進行彙報,才能形成一個不斷通過批判來完善的任務反饋循環,而遠程戰爭所做的是要遠離這些批判並強化決策者作用。這也是智庫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在特朗普政府關于美國無人機戰爭政策的報告中發現的一個問題,因爲缺乏透明度,對于成功或失敗的獨立核查幾乎成爲了不可能。

“最重要的是,有必要將遠程戰爭看作是實現有限目標的有限工具,”作者寫道。“如果不在那些使用無人機的區域制定更廣泛的安全戰略,英國和其盟軍的行動就會有增強團隊權力的風險,並可能加速産生不符合他們長遠利益的結果。”

對于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觀察員來說,了解無人機和遠程戰爭所帶來的戰略局限性至少與了解這些工具的能力同樣重要。